做一个搜索引擎这么难吗,为什么xxx还xxx?

做一个搜索引擎这么难吗,为什么xxx还xxx?

 loverty 哈斯日志  7月24日 搜索引擎,内容产业,信息服务,商业模式
最近老被问都这个问题,做个搜索引擎那么难么,为什么XXX还XXX,这里可以脑补若干细节,比如“为什么百度体验那么差还一家独大?”“为什么王小川那么厉害搜狗还是那么差”“为什么360进攻那么多年并没有撼动百度什么”如此等等....

最彪悍的问法是,现在投资2亿美金能不能做出一个百度这样的搜索?我想说的是,你真会算账,作出那个样子不需要这么多钱,作出那个体验和效果,2亿美金是毛毛雨,你是不是觉得已经投了很多了,你想多了。

从工程技术的角度,做好一个搜索产品,技术门槛已经很低了,这叫你能做出那个样子,但是做好一个搜索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产品市场价值、体验价值、商业和生态支撑能力各个角度来综合推动

可以显见的是,搜搜神马搜狗360,依托自己的渠道入口流量来获取一定的搜索流量,也可以有一定的产品市场位置,但是基本上,无论是从技术、用户体验、商业模式,只能做到无穷逼近百度,无穷逼近,现实的结果就是客观上在为市场第一做市场拓展。品牌的劣势会让你的占尽优势的流量最后都转成了“比你体验好那么一丢丢的”市场第一品牌的流量源,从CNNIC的相关调查报告可以看到,搜索引擎的用户实际上规模在增长,而且百度的用户fu 该增速高于其他家,这个在2006~2011年期间的,一搜、搜搜、新浪爱问搜索这一点都表现的比较明显和清晰。

当然,事实上,如果市场第一并不能保持与品牌和市场位置相匹配的体验、价值的贡献能力,自然也是不能承接,但是绝不会导致流量倒灌流回第二梯队,而是被市场上的新的体验供给者切走。

第二梯队如果从产品体验、价值、业务形态和商业生态上,无限接近另一个产品、且始终是他的子集、或者是一个跟他互补的集合,尽管主观上他们说自己比更责任感、战略定力好、技术创新更多,但作为用户感受不到实际上也就没什么卵用,客观而言,从过去的信息贫乏、到后来的搜索引擎能够找到无穷尽的内容资讯,找到和占有的那种满足感和成就感其实是2010年之前这个阶段体验的核心价值点,但是之后的这个阶段已经变了,无论第一梯队还是第二梯队,其实都没有找到好的体验、价值落地方式。

这也是最近比较讨论比较多的一个话题,你的产品的体验和价值落地的最佳点在哪里,这个点够不够大规模,尤其是toC产品,是不是一个这个需求方向上有足够扩张能力,你的产品的能力是否是有核心竞争优势,你想做到什么市场地位?

其实只有做到领域第一,而且这种优势能随用户规模扩大不断叠加(不是累加,后者跟成本是线性增加关系),其生态影响力和搅动的能力也会超过市场平均水平。但是从生存态上看,其实是第二最舒服,享有同样的利润水平、却没有第一那么高的成本、那么招摇受关注,是一种典型的智猪博弈。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看Google、百度这些年在搜索技术上的进化和表现,你会发现这可能是这代搜索引擎的技术红利和产品生命周期综合症的表现。

原来搜索的tf-idf、超链分析/PR投票权重机制,到点击调权,到机器学习做相关性和质量判断、到引入用户点击模型的排序评价机制,所有做搜索的都是这样做的,算法公开的、算力钱说了算、数据就取决于原有的市场地位和对产品本质的理解,自然而然是强者愈强。

而且,可以看到的是,这一搜索的技术体系,客观而言,都是基于互联网内容生态20年前的水准、状态建立的,比如网站就那么几十万、网页就那么几千万,算力上,一个所有的新内容进来一个建索引更新的周期是一个月,一个50G日志数据做统计分析需要6、7个小时。而今天规模已经到了两三千亿,使用的搜索引擎的用户规模也翻了几倍、人均使用次数更是翻了十几倍,从根本上需求和消费心里也在变化,以前是“看看有没有”--->“找到相关的”--->“找到体验好的”--->“解决特定问题(这一点跟场景密切相关)”。

这里对排序机制、对内容评价的价值评价机制也是不断进化,与之对应的就是通过反作弊手段,不断打压价值评价不合理的点。但是这个本质上,并没有改变原来搜索引擎在基因级,内容value、相关性排序的机制,换句话说,原来的百度Google这样的搜索引擎,依赖基础算法、技术、数据规模优势,一直在解决的这个问题,到后来的玩家,诸如神马、360等,利用系统性优势,只对局部用户经常访问或者新增内容做同样的处理,即可满足用户在绝大多数情况搜索相关信息的时候的找的到的问题,其边际成本就大幅度下降。

但是这个一切玩法,基本还是在原来的搜索引擎转移体系内玩,并没有创新和超越,因此并不能形成更有竞争优势的体验、进而构成流量迁移。

搜索引擎产品、推荐引擎产品都是典型的具有网络效应,用户参与产品互动会让产品的迭代升级更好,比如搜索结果的检索扩展词、相关搜索词推荐,到2009年前后的搜索输入框suggestion提示,这是通过对点击率预测,推荐点击可能性更高的词的推荐引入搜索的尝试。这里会把搜索引擎跟搜索引擎并列体现,是因为搜索产品早就用推荐的逻辑在做局部体验优化

如果在一个局部改良,其实这里还有很多可能,比如在搜索输入框的提示中引入非输入法逻辑的推荐词、比如在搜索结果rank机制中引入推荐排序的机制等。但是根本上都是在原有体验基础上,用技术创新、体验创新的优化,并不会超越原有产品体验和价值框架提供的体验价值的边界,比如所有这一切创新的好,还是建立在用户输入、在搜索结果页面上遍历你的提供的各种可能,然而新体验和价值的东西,再原有产品基础上怎么被重视,它也都是原有体验的补充、增益而不是替代性优势。

这也是为什么头条这样的产品,以推荐引擎为基础,做到一定规模反倒能倒过来要侵蚀搜索原有地盘。提供完全不同的产品体验,并在这一点上建起系统性优势,进而不断横向水平扩张

从支撑的商业生态看,搜索引擎这样的业态是个四方关系,搜索用户、内容供给方、搜索引擎提供商、广告主,这四者都是互为因变量,互相不断供给能力,实现价值转移,同时互相制约、保障体验平衡。

换句话说,广告投放导致体验差,搜索服务商就会在这里取舍商业利益和用户体验的关系,比如大力发展网盟这样的,把垃圾广告投出去,别在自己的产品体验上。比如只有在月末、季度末、年末才有帮广告主消耗预算的诉求呀之类的

新的机会一定来自于不同的技术革新或者产品形态的迭代,而这确实有很多小公司前仆后继地从不同角度在尝试。需求满足的垂直化、体验和交互方式的差异,都有优点又都有缺陷。

因此,总结起来,我其实就想说的是这三点,
(1)创新是一个连续渐变的过程,局部微创新不会造成破坏、颠覆,
(2)要获得竞争优势,需要有颠覆性创新,而这个要充分利用网络效应的优势、技术进化的优势,
(3)要找到边际成本优势的支点

是在说搜索引擎,其实又不是说搜索引擎。你所在的领域的核心体验、核心价值构建是基于啥时候的啥特征的?就这一点而言,在AI、5G时代有没有可能因为技术和基础设施的演进而带来巨大体验革新,其实我觉得很多领域都有,2C的尤甚。

发表评论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