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虎嗅上一篇稿子,心有戚戚。《7位创业者,6分钟,一个错误》这篇文章讲述的是,7位创业者,分别是大姨吗创始人柴可;格瓦拉创始人刘勇;极路由联合创始人丁衣;飞赞网创始人凌绝顶;唱吧创始人陈华;明道创始人任向晖;挖财董事长李治国,六分钟讲完自己的一个错误,由观众点赞来表达认同感和评价。这个设计的初衷就是:让成功学滚出创业圈,失败才是正能量!

我的话题是从这儿来的,大约在几个月前,跟金错刀老师见面聊产品聊创业,聊了很多东西,谈到产品经理这个职业族群的垂直服务,当时我就提到,分享成功经验不如解刨失败来的更有价值,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很复杂,每个因子在这个成功的游戏里伴有多大分量,比较难以解剖的彻底和量化,但是失败确实赤果果的,这个事没有做好,是可以从直接原因,追根溯源,深度解剖,将为后继者、傍观者提供更有力的坐标和指引。

在这七段分享中,我颇有认同的几点,加上我自己的一些理解,跟朋友交流:

丁衣讲的极路由在关注每一个用户的感受,这点还是让我很欣赏的。从定价策略、到承诺的功能无法兑现,极路由选择道歉,说明问题,并补偿用户损失。

说白了,就是把用户当回事,而不是以自己为中心。而我们现在很多媒体人、创业者总觉得我在提供产品、提供服务,明码标价,甚至免费提供,你满意达成交易,就是你认可我的服务条款、免责协议,所以我不承担法律风险的。

你不承担法律风险这就够了吗?当你的心里只有你自己的时候,市场就会逐渐抛弃你,我不是在诅咒,这是在阐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很多硬件公司,甚至还是比较大的公司,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状态,需要用户的时候一副嘴脸,用户需要TA的时候,又一副嘴脸。所以,预计硬件公司14年下半年~15年上半年见分晓,将会淘汰一大批【不揣深浅,凭感觉推测,有算卦嫌疑,重在表态,亦如当年我对团购的评价】。

柴可在讲大姨妈的版本升级的问题和数据分析的,这个结论我特别喜欢,“创业者要尊重前人所留下来的积淀,要尊重大自然的规律和商业的平衡。我们应该要学会谦卑不要想着如何去做一个救世主拯救世人。我们只是一个服务者,要抱着一个卑微的心做好服务。”

产品经理我们只是挖掘潜在的需求,进而不断的迎合和满足用户的需求,而不是总在试图构造一个世界存在的秩序,让用户进来按照你的规则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我们不是乔老爷,他能干的不是其他人都能干。

刘勇的分享,产品和市场配合的节奏,一定是先有产品的充分支撑,才有市场的扩大和放量,如果次序颠倒了,至少是白浪费推广资源。另外一点,潜藏的意思就是,创业要耐得住寂寞、持续不断地坚持---多少人倒在这一点上,数据统计显示,能坚持5年以上的创业团队仅占千分之六,坚持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


李治国,前阿里人,创立了口碑,后来回到阿里,又出来创业。他提到创业者必须在该拿钱的时候拿到足够的钱。并且在融资并购过程中一定要请一个有经验的人,来帮你做引路人,这时候一个建议就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前面写过一篇姚劲波关于创业团队投融资相关的帖子,输入姚劲波可以获取选文推送。

第三点,他没说,我想说的是,能赚钱的时候,一定不要排斥亦收入,有资金流入总归是一件好事,这也是我在离开百度以后,创业和参加多个团队以来的的最直观经验,习惯以用户价值思维的度量产品,往往会容易陷进去,这块做到极致固然好,但是未来在哪里,做创业做企业,终归是一种商业行为,怎么赚钱,怎么让这个好的用户体验和服务持续经营下去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任向晖说的跨界创新,很有意思,但是一定要把握追求差异化是实现产品价值认同和差异化竞争的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还是通过创新实现需求的满足和价值的释放。

在跨界上,任兄说道几乎所有其他行业的“快”都能对你有启发,找到刺激他们快的因素,找到和本行业的交融之处,也许你也能快起来。

尤其是,对于创新性小企业,唯一正确的方法是尽快在市场上投入一个简单的产品,通过有意识的的用户反馈搜集,快速迭代,完善产品。没有完美只有更好,快速的响应市场的反馈和变化,才能获得自我的成长。

陈华,一个创业的先锋,我们认识很久了,他还在北大读研的时候,有次找他复印一本英文信息检索的书----10年前,这个书不太好买,那时候他的导师李晓明教授有,就联系他们两位去北大复印。陈华兄是个很能创业的人,他提到的这3点对我很有启发,其一,产品或者品牌,一定能清晰定义你的内涵,什么都是“覆盖面太广”就什么都不是了。其二是,业务方向要专注,你把一个产品做到极致的时候比你做10个产品要好得多。这样的话团队的规模、结构都会非常简单,沟通效率就会高,没有人和人的斗争问题,更不会出现抢资源。

凌绝顶赞客的错误是作为一个同性恋产品团队曾经歧视异性恋。这个...有点奇怪。大千世界,不认同也是可以尊重别人的选择,就像异性恋的人也不会歧视同性恋一样嘛。

但是,我觉得一个团队,某些价值观的一致可能是保持团队团结和战斗力的重要纽带。比如对业务目标的认同、对团队其他人的认同、对公司文化的认同等等,甚至对工作协作方式和办公运作模式的认同等,比如,创业肯定会面临各种问题和困难,技术没有积累,产品不能快速获得市场认可,我们需要分析解剖,并将我们的工作行为指向解决问题,克困难、寻求解决,这是正能量。如果总是推诿、逃避、把眼光盯着别人,你怎么样了我才怎么怎么样,你不怎么样我就只能怎么样,没有对产品和体验的最终提优和改进的驱动力,而是让自己少做些事少些麻烦,这是不行的。

我特别欣赏的一句话,牛B的团队,每个人都能找到目标,傻B的团队,每个人都很有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