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日志
纪录我们在网路上奔波的历程!
  • »新帖子
  • 日志记录你成长的脚步2015年02月08日
  • Google社交网络产品的失败和探索2015年03月08日
  • 微信黑洞2014年04月11日
  • 以使用场景为中心产品设计的可能性2015年04月26日
  • 说起苹果越狱他们在说什么2015年07月06日
  • 为iOS9左上角的返回上个应用点个赞2015年09月19日
  • 描述一个事实:社交成为微信的殖民地-2015年12月8日
  • 在促进个人创造的道路上2016-06-30
  • 一波IT圈、社交创业投资的小大事2016-07-15
  • 网约车的合法化是一次技术创新驱动社会进步2016年07月29日


  • » @twitter
  • 来自2014wemedia自媒体大会的干货2014年12月16日-哈斯日志
    来自2014wemedia自媒体大会的干货2014年12月16日
    星期日, 三月 26, 2017
    2014年wemedia自媒体大会高的相当奢华、成功。这正印证了,自媒体战略方向的正确和可能性。这场盛宴嘉宾云集,分享的内容干活多多,各种好玩弹幕,搞的嘉宾分享总被分心。老贼晚宴的现场求婚也艳惊四座,祝福。

    在这场盛宴上,核心观点,就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泛自媒体化趋势和个人品牌价值的呈现,除了产品营销、公司品牌营销、嘉宾们个人品牌的包装和营销也颇有趣味。

    青龙老贼的<世间再无自媒体>
    创新源自混乱不稳定的边缘(kk语),把这种混乱和不稳定建立一种新的规则,新的秩序,让新的生态替代老的生态,实际在稳定以后,你会发现新的混乱不稳定的边缘又会出来。

    他以微信的去中心化系统来表述这个问题。

    我个人也认为,微信是特别典型的长板特别长的产品,即使系统中有大量荣誉,因为长板的优势,产品自身是能够消解这种混乱的。

    张朝阳<后门户时代的媒体变革>
    charles还是一贯互联网大哥大的范儿,没有讲稿,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坦率承认搜狐的现状和问题,反思进化的可能,特别提到新闻、视频、搜索、游戏。他讲到了内容生成的门槛和媒体内容形态,讲到了个人自媒体的UGC和PGC,提到搜索引擎业态的货币化能力。他认为除了搜索引擎,在用户输入上能采集用户此刻意愿来形成强大的商业化能力之外,未来智能计算也能提供更好的商业想想空间,他认为输入法+搜索引擎+云计算将能提供智慧计算能力,这也是他主抓的搜狗搜索重要战略方向。


    王高飞 讲新浪微博在中心化网络模式下寻求去中心化的可能
    2011年开始出现的每天接收到信息量过载的问题,而每个用户每天的阅读量在130到150之间,大量有价值的内容对于普通用户是看不到的,所以从今年开始,对于信息流里面进行了配额的措施。换句话说(哈斯日志的解读),微博加关注的模式再次演变为“我对TA感兴趣”,进一步弱化社交属性,从身边朋友使用微博的习惯和反馈来看,应该没有明显好转。尽管高飞诚挚的数据论证说明了试验3个月依赖,垂直类帐号粉丝数的上涨。它还提到了2015年更多向优质的内容进行倾斜保障微博体验。

    他还提到了自媒体的商业化,过去媒体商业价值的流量模式,要进化到价值模式,也就是说媒体要有自己的调性和品牌特质,跟自己品味相投的客户共同成长。说自媒体商业化,好像看到<哈斯日志:hasiblog>在最佳自媒体商业化榜单上榜,哈斯哭了,是安慰奖吧。否则何故?(:

    微博高飞提到,在未来希望百分之七八十的流量来自于中间的垂直、细分帐号,而不是大号,这是否意味着微信撩拨开的自媒体趋势,再微博上会再燃烧一把大的?毕竟有着5亿上用户,虽然现在只用他来联合登陆,毕竟没有卸载嘛

    自媒体,个人媒体,泛媒体化,媒体价值,这是各位分享中,我看到的几个关键词,比如说除了哈斯日志,我平常还有大量的朋友让我帮助推荐购买数码产品,这是不是一种个人媒体或者典型泛媒体化价值?而过去除了身边的朋友知道你的这方面技能和长处,现在因为微博、微信、其他社交网络、论坛,我在参与中,都会直接或者间接的暴露出这方面的可能性。所以逐渐会形成一个某种弱关系的圈子,以我为中心,他们在这个问题tag我,自然有问题时候就会来找我求助。虽然我没有媒体化价值,但是显然这是媒体的特质在发挥作用。

    创新来源于混乱不稳定的边缘。下一代媒体进化亦如此,社交网络更如此。so,2006年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是“你”,开启了YOU时代,而即将开启的2015年,有没有可能成为“我”的时代,自我表达的个人品牌的建立、传播,进而形成以个人认知和关系背书的新的关系驱动的媒体平台?---有可能,我们项目“得脉”就试图去承载这样一个期待。

    信息技术的进化急剧降低了创造的门槛和成本,参与的效用则是通过更有效的传播模型和场的作用去发酵。张朝阳在演讲中多次提到场这个东西,他认为,1996年初创搜狐,国内没有那个场,他讲他的别人听不懂,没人能跟他有效对话,整个媒体氛围和社会环境也没有能够有效地形成一个创新发酵的场,他说现在可以了。的确,跨界的创新的可能性来自于对墨守陈规的认知和习惯的挑战。大到整个社会对互联网的认知,小到互联网圈子、甚至哈斯日志和他的朋友们,因为有了共同的能量场,我们在统一的语言和认知体系,很多交流和沟通和传播,才有意义,传播信息才能变成服务而不是骚扰。这是我在得脉中试图构建的小圈子大世界传播模型,正如老贼在求婚时说的“一个懂我的人,求终生相伴”,所以我也求创业合作伙伴,有感觉的得脉我发消息,

    This Written at 三月 26, 2017 by loverty.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