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日志
纪录我们在网路上奔波的历程!
  • »新帖子
  • 腾讯网今日换新标识
  • Live Mail现实与梦想的距离
  • 新鲜上市博客网Bmail
  • 记两个水木清华
  • 腾讯发布独立搜索:soso
  • 看Google都收购过啥
  • 2005中国搜索年会
  • 百度CDO俞军:用户体验是搜索引擎最好推广手段
  • Notepad Bookmarklet etc.
  • 也说说Google和aol


  • » @twitter
  • 谁在看着你的blog-哈斯日志
    谁在看着你的blog
    星期四, 一月 05, 2006
    互联网是个查不到根由的平台。10年前看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The Road Ahead)》,里面有张插图,画的是条黑色的小狗坐在电脑前面,晃着尾巴流着哈喇子。“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在中文的语境里,“狗”可不是什么好词儿。但当时对因特网为何物尚且懵懵懂懂的国内读者至少明白了一点——化身为1和0之后,要探求电话线彼端的真实身份,其难度无异于求解哥德巴赫猜想。

    3000多个日夜过去,互联网天翻地覆。聊天室和论坛彻底沦为“落伍”的代名词,取而代之的是被包裹上“去中心化”糖衣的blog。谁还需要那些乌烟瘴气的房间和版面呢?真烦人,我都不知道那个和我打情骂俏的ID是男是女。真没劲,让我们一人搭个台子,自己秀给自己看吧。于是,新的茫然又随之降临——互联网上,没人知道谁在看着你的blog。

    想起来,这真是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如果说聊天室和论坛里甚至是MSN和Google Talk上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终究可以留下许多掩饰的空间,那么blog访客对作者长时间的关注和观察则毫无疑问会对文字背后的面孔有更深刻的了解。Google最近推出了一个分析网站访问者来源的工具。我看着世界地图上星罗棋布的黄色小点——北京的占了52%,中国沿海城市比内地多出许多,东欧和南美竟然也有这么多人在看我的blog——我常常陷入诘问的泥潭:“他们是谁?他们了解我吗?他们谁曾经留了言,谁只是笑而不答?”

    2005年7月初瞒着几乎所有熟人去上海休假,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隔周饭局,有刚认识的网友问起:“你那几天是不是住在长宁区呀?”“天,我去上海都没几个人知道呀。”“没啥。把你的blog和你的好友链接都看一圈,就知道你那几天不写blog的时候干什么去了。”大惊失色的同时,想起了丹泽尔·华盛顿和安吉利娜·朱莉的《人骨拼图》。

    而更多未曾谋面却在文章里被点了名的读者,则通过Google与那些“一不小心”的blogger建立联系。

    中国学生最厌恶的课程莫过于那些教条的“挂牌课”。大三那年,我有位同学在blog上敏锐地指出了这一矛盾,勇敢地承认了自己一堂未到的事实,并在文中恰到好处地提及了任课老师的姓名。几天后,他的文章下出现了这样一篇留言:“很惊讶在你的大作中提及我的名字。而且,我因讲授‘毛概’课而被你抬举为‘万恶’,荣幸!荣幸!”所幸同学认错积极,老师又通情达理,才没被挂上大红灯笼。即便如此,这位仁兄还是在不久后停掉了自己的blog。

    在我刚懂事的时候,我妈就在火车上教育过我:“遇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你都不知道刚才那人是好是坏,怎么就叽里呱啦地把家底都亮出来了?”其实,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from 经济观察报)

    题外话,看到作者是飞猪,就想起了flypig,一查果然是,写的不错,转载一下。

    Technorati Tags: , , ,
    This Written at 一月 05, 2006 by loverty.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