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日志
纪录我们在网路上奔波的历程!
  • »新帖子
  • 认识搜索引擎 by 搜索引擎9238
  • 信息发现与Invisible-Web
  • 我的搜索观
  • 电子商务为何整体缺席第二波上市潮?
  • Google是不是真的差了!?
  • 搜索引擎市场的风雨飘摇!
  • 博客在中国的发展
  • 杀“狗”同盟在喊“狼来了”
  • 纠正正在被歪曲的博客传媒精神
  • 网络聊天软件杂谈


  • » @twitter
  • 2003 IT圈中的爱恨情仇-哈斯日志
    2003 IT圈中的爱恨情仇
    星期日, 三月 21, 2004
    从互联网的诞生,网络寻址问题就开始困扰着网络经营者,困惑着网络的使用者。大家都想拥有在寻址领域的决定性的发言权,因此就有了,域名案例,地址栏争端,且回顾2003年在域名和地址栏寻址的大事:
    1 QQ.COM.CN与腾讯的QQ.COM(是花重金海外购买回来的)的争执 标准地在上演一个狼和小羊地故事。
    2 3721+微软,对抗Baidu,Cnnic,Tencent,网易,sohu,爱美思,互易等发起的关键词寻址技术规范发布会暨CNNIC与广东互易签署通用网址合作协议 以及由此产生的公关战,口水占,以及不负责任的谩骂和侮辱,无非是在争执,地址栏Realname直达和keywords搜索的使用权限,谁都想占有这块领地,那是用户,那是流量,那是潜在的强大的客户来源。
    3 地址栏中从技术上的勾心斗角对拼,百度诉3721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判决 百度胜诉 ,正如某评论认为“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官司”
    4 联想FM365变书签网站是抢注?是收购?想合作开发,还是弃若敝屣?真是“鸡肋”一块,让当局者好无奈,无聊
    可以想见在域名,关键字寻址,实名直达领域尚有很大空间可以开掘,那实正经的在掘金呢,CNNIC不是到在推广通用网址吗?Yahoo!不是也重金收购3721香港业务?最终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格局实在难料.作为网民我只想有一个安静祥和的网络可上,然而我时时要提防弹出的这弹出的那,各位的“大人”请不要让竞争的硝烟伤害百姓!

    有兴趣可以看看<<盘点2003:IT圈中这一年来的爱恨情仇 >>
    ------------------------------------------------------------------------
    点2003:IT圈中这一年来的爱恨情仇 2003年12月31日 13:59   来源: 北京现代商报

      一月:金山“盗版”事件
      这是一起由媒体引发的纠纷,不过与其说是纠纷,还不如用“口水战”来诠释。元旦节刚过,国内某知名媒体便发表了一篇名为《金山毒霸涉嫌盗版,瑞星釜底抽薪趁火打劫》的报道。文中把圈内长时间以来未经证实的一些传言搜集到一起,把金山、瑞星和俄罗斯反病毒引擎提供商Dr.Web公司之间的关系描述得不清不楚,让曾经发动“红色正版风暴”的维权旗手金山着着实实坐了一回蜡。更绝的是,报道中把金山和瑞星放到了一起,似乎让金山“假道学”的真面目暴露无遗。
      最先红眼的是瑞星。文章见报后第二天,瑞星便发布声明,竭力澄清自己和Dr.Web之间的关系,称报道内容“皆无事实依据”,进而证明记者并未就此事采访过瑞星。但最有意思的是,瑞星最后表示“就文章的真实性,瑞星不发表任何评论”。一天半之后,金山发表声明,不出意料地一口否认自己使用了盗版的Dr.Web查毒引擎,同时以“商业机密”为借口封锁自己与Dr.Web公司之间的合作细节。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时,已经有人感觉出不对了。作为纠纷的中心点和关键点,来自俄罗斯的Dr.Web公司始终是以一种第三方的虚拟身份存在于整个事件中的,似乎无必要存在。而瑞星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而做出的动静似乎也稍微严重了一些——毕竟报道中首当其冲被指责的是金山而不是瑞星。辟谣和表态总是经常的,但谁都别把事情搞僵了——这就是所谓的双赢。
      二月:上海盛大遭遇拆台
      2003年的春节对上海盛大和陈天桥来说过得怎么样现在已经无从可考,但对来自韩国的ACTOZ和WEMADE来说,这个洋溢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节日让他们在整个2003年里都倒足了胃口却已是不争的事实。
      还没到2月,《传奇》开发商韩国Actoz公司就单方面宣布终止与盛大网络就《传奇》网络游戏的授权协议,拉开了双方纠纷的第一场大幕。作为在2002年市场占有率高达68%的在线游戏,《传奇》从此将得不到技术支持和升级,而开发商ACTOZ对《传奇》6800万注册用户的资料的获取权也将从此泡汤。2月3日,盛大发布声明,以“恶意拆台、混淆是非,一女多嫁”等罪名将中国传统语言文字的威力在ACTOZ身上发挥到了极致,随即盛大在新加坡对ACTOZ提起诉讼。两方都表示:要说法,要解释,要把家丑闹个明白。
      也许家丑总会有闹明白的一天,但ACTOZ已经看不到了。就在双方争论之后,ACTOZ股票爆跌100%以上,随后无力为继被迫插标自卖。而盛大在取消了对ACTOZ的诉讼之后,整个2003年忙着转型、准备上市活得似乎比以前更加滋润。尽管有WEMADE在不时地想继续拿历史说事儿,还在新加坡提起仲裁,但成功登陆富人榜的陈天桥如今似乎已经对此不再有当初的那种“气愤”了。
      三月:英特尔威盛握手言和
      准确地说,这是一场闹了半年的官司、看似最终结局的一种双方表态。虽然双方的声明一直到4月8日才正式公布出来,但3月份最吸引人注意力的便是英特尔和威盛这对生死冤家在3月份就放出的风声。随后,威盛发布声称,已经和英特尔就目前一系列诉讼案达成正式的和解协议,此协议涵盖于5个国家所分别提起的11件诉讼案,共涉及27项专利争议。根据双方的协议内容,威盛与英特尔将各自撤回目前所有进行中的诉讼,并就双方现有的产品线,签署为期10年的交互授权协定。
      业内普遍认为,该协议标志着英特尔和威盛的全面和解,也标志着过去一直欲置对手于死地的英特尔终于玩腻了这场大象和蚂蚁之间的游戏。随后,威盛芯片组主要的竞争对手SIS称,要求英特尔给SIS以威盛同等待遇。
      虽然诉讼的结果是双方握手和解,但实际上的赢家却是英特尔。对于威盛而言,这个原本英特尔的下游厂商,一度从英特尔手中抢走了IBM、HP和Compaq等大客户,并一度占据了10%左右的市场份额,甚至还计划收购AMD以对抗英特尔。而在官司了结之后,英特尔最终成功地阻击了威盛的芯片组竞争。它在这次市场打击中,通过扶植SIS、ATI等威盛的竞争对手,并且警告更下游的主板制造商不得采用威盛芯组片,给威盛制造了相当大的麻烦和市场压力,并且也使自己845芯片组销售大幅增加。在2002年,各大一线主板厂商迫于英特尔的压力,纷纷弃舍威盛。
      四月:3721的“大米理论”
      2003年IT圈里最闹腾的当数3721了。无论是官司还是口水战乃至并购,3721在2003年的出镜率高得让无数人都眼红。4月初,一场核心经销商的反水揭开了全年3721的风波序幕,并一步一步地把风波的影响力扩散到整个IT圈。
      4月14日,在成都参加巡展的3721董事长周鸿祎抑制不住对CNNIC的不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CNNIC“私刻公章”,是未经授权的“非法机构”。CNNIC对周鸿祎的说法十分不满,随即向媒体表示要把3721告上法庭。4月22日,回到北京的周再次召开记者招待会,发布《关于网络实名市场规范问题的声明》。周表示:“这就像几个人在卖大米,突然有个人站出来说要为卖大米作一个规范:大米一不能发霉,二不能掺沙子等等,姑且不论这个人是否有资格来定规范,就算他前面说的都不错,可问题在于这个人最后说,为了更好地推行我定的卖大米规范,以后大家都只能买我家的大米。”
      五月:实达嫁女的风波
      2003年1月9日实达电脑在全国渠道大会上正式推出了其网络产品。实达网络公司对此反应强烈,2月26日发表公开声明,对“实达电脑选择网络产品作为其业务转型方向表示担忧”,同时表示“将密切关注实达电脑推广其网络产品过程中的相关市场行为”,并将“对一切损害实达网络商业信誉和正当权益的行为给予坚决回应,直至诉诸法律”。
      27日,实达电脑公司迅速作出回应,同样发表声明反击:“对于那些缺乏强大的品牌支撑的、同时产品线和客户群单一的网络厂商而言,未来的生存空间将变得日益狭窄”,并且认为“市场上有许多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的网络产品供应商,但是极个别网络厂商对实达电脑进军网络产品市场所表现出的诸多不善言论和过激反应,其不良心态的确令人费解”,最后也同样表示“实达电脑科技有限公司对于任何损害‘实达电脑’或‘实达’品牌、实达集团的商业信誉和正当权益的行为,都将予以坚决的回应,如有必要,将诉诸法律”。 据IT168
      六月:瑞星金山再上法庭
      国内的杀毒市场从来都不缺少话题和眼球,更不缺少噱头。2003年6月24日,当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对2002年9月金山以“七宗不实言论”起诉瑞星副总裁毛一丁案件做出一审判决之后的一天,瑞星召开新闻发布会,认为金山在6月6日发表的关于“第二次杀毒降价大战”的严正声明中“多处捏造、散布虚伪事实,对瑞星公司进行恶意诋毁、中伤,严重损害了瑞星公司的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宣布将对金山公司提起诉讼,要求金山公司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瑞星公司1000万元人民币的商誉损失。
      本以为是一场官司的结局,没想到却是另外一次风波的开始。金山在随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瑞星被罚款5000元并要求其停止事出有因的情绪化言论”的判决“已经很满意”,因为“究竟谁是谁非已经很清楚了,我们又没有被罚款”。业内对此普遍的认识是,反正杀毒厂商没几个不是大嘴巴的,要揪个小辫子实在太容易了,只不过有了瑞星的先例,下次再索赔1000万就没什么吸引力了,至少也要一亿元起才能引起媒体的兴趣,至于这赔偿金是怎么计算出来的,那就是律师操心的事了。
      七月:“狐浪之争”曲未终人难散
      在中国门户里,新浪和搜狐随处可见的明争暗斗虽然还远远没有闹到金山和瑞星的那种程度,但明白人都知道这两家之间的关系的微妙所在。2003年7月,搜狐向新浪提出和解协议草案,新浪坚持要求增加搜狐承认侵权的内容,最终搜狐不同意涉及侵权问题的表述,和解不欢而散。至此,这场从2001年就开始闹腾起来的官司,终于因为双方先后的不愿退让而走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双方的官司正式开始于2002年1月24日,新浪在北京二中院起诉搜狐。指控搜狐对新浪短信频道手机图片内容,对财经频道的内容,对体育频道的内容进行剽窃和抄袭,构成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随后,搜狐发表声明,称新浪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搜狐公司的商业声誉,侵犯了搜狐公司的名誉权。搜狐表示新浪的说法是严重失实、没有根据的,纯属恶意炒作。
      两大网站于2002年1月24日当天先后在自家网站的显眼位置挂出了针对此事的专题,两家网站的BBS、留言板均被网民狂轰滥炸,而其中的焦点是“网络知识产权”。时任新浪总裁的汪延当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态度坚决:“我不想为了打官司而打官司。但搜狐抄新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置若罔闻的态度更让人难以忍受。如果网络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互联网就会变得没有价值。”
      当互联网走到今天这一步时,有关“互联网的价值”问题已经不用再多做解释。
      八月:冲击波的考验
      2003年对反病毒厂商来说并不只是口水战那样简单,由于微软IE的漏洞,一场史无前例的病毒爆发造成了全球范围内数以十万计的电脑系统崩溃,据不完全统计,带来的损失甚至超过50亿美元。
      经过多次与专家的沟通,人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漏洞是避免不了的!软件只要是人编的就会出现弱点,完全消除漏洞是人力所不能及的。只要你的计算机是连入网络的,只要你与互联网有一个通信接口,无论是Email、WWW浏览还是系统内存在的漏洞,你就不能逃脱无孔不入的病毒袭击,你也很难不变成病毒的帮凶,成为新的传染源,就像现实生活中的SARS一样。我们同样面对的一个无可奈何的矛盾是,反病毒技术不是万能的,它只能在病毒通过各种通道进入你的系统后进行清除;只能在厂商研究出病毒码并传递到用户手中后才能清除;而通常的情况是,一旦病毒发作,电脑系统往往陷入瘫痪,无法连入网络,就像这次的“冲击波”病毒一样,它使电脑频繁启动,人们根本无法连网,更遑论下载补丁程序或病毒代码了,人们很难迅速得到更新后的病毒码。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信息安全的战略要配合国家的发展战略,因此一个非常明确的做法是,网络安全要服从网络应用的发展,如果两者有冲突,网络安全要给网络应用让路,不能因为安全影响应用,因此要考虑成本。”《计算机世界》副总编孙定的解释,也许从根本上诠释了“冲击波”带来的思考。
      九月:微软被罚5.2亿美元
      这恐怕是微软乃至整个IT产业有历以来最大的一张罚单了——9月2日,微软因为其IE浏览器软件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被美国联邦陪审团处以5.2亿美元高额罚款。至此,一场历时4年的官司终于有了一个说法。而被官司拖得精疲力尽的Eolas公司也好歹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Eolas公司在1999年2月份起诉了微软,它在起诉书中指控微软侵犯了它开发的能够在互联网网站上嵌入交互式内容的浏览器技术专利。该公司要求法庭禁止微软生产和销售所有侵权产品,其中包括Windows 95之后的Windows操作系统以及其中捆绑的IE浏览器。“微软本身是知识产权型公司,它尊重知识产权。在本案中,我们相信没有侵犯别的公司的专利。”微软法律事务方面的发言人吉姆说。微软最初曾要求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发布一个即时裁定,裁定Eolas公司的专利无效,但这一要求被法官拒绝。
      伴随着这场法律纠纷,风波波及整个网络世界。如何在保护各方利益的同时尽可能地维护网络技术标准的相对稳定,人们正在积极地寻找办法,但目前还没有完美的答案。
      十月:3721的四张诉状
      10月对3721来说的确应该算是一个多事之秋。10月10日,广东互易起诉3721公司合同违约案在北京市仲裁委员会开庭审理,广东互易以3721公司屡次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无视协议的存在而在合同期内作出了严重违约的行为为由,要求3721公司赔偿各类损失合计361万元。10月14日,广东互易又在广州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再次把3721送上了被告席,要求法庭判决3721在相同报纸相同版位刊登道歉公告。
      就在互易的官司还在进行中的时候,百度公司起诉3721知识产权案又在朝阳区法院一审开庭。百度列举了大量证据说明3721插件通过恶意的方式破坏百度软件百度搜霸的正常下载、安装、运行的过程,此举造成百度数百万用户无法使用百度软件,为其造成了巨大损失,要求索赔100万元。与此同时,百度还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再次告了3721一把,原因是从去年6月份开始,3721插件就一直屏蔽百度IE搜索伴侣插件,不仅导致数百万百度用户无法使用IE搜索伴侣,同时让诸多网民对百度提供的插件服务产生误解,赔偿金同样是100万元。百度表示,针对3721同时提起两起诉讼,主要目的是希望3721立即停止不正当的竞争行为,维护规范公平的竞争秩序。
      随后有业内人士表示,不管这几场官司最终谁胜谁负,“中文寻址”市场想不“乌烟瘴气”都很难了。
      十一月:华为思科产权官司
      2003年11月,华为宣布和3Com组建合资公司随后,华为与微软公司又在北京联合推出了名为“U-SYS WorkSpace”的企业统一通信解决方案。据双方高层介绍,这一方案汇聚了华为在NGN和微软在企业办公系统两方面的优势,是下一代通信网络商用的重要突破。这一事件看上去跟华为与思科之间的产权官司并没有太大联系,但联系起今年7月美国联邦地方法院“网络设备制造商3Com公司可以参与思科公司起诉3Com公司合作伙伴华为公司的起诉”这一裁决,就多少能让人感觉有些关系了。
      今年1月23日,思科公司在美国起诉华为侵犯其知识产权。在经历了一系列程序之后,双方在10月1日宣布签署一份协议,中止目前在德克萨斯州地区法院的未决诉讼。双方当时发表声明称,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两家公司已就一系列行动达成一致并预期,在全部实施这些行动以及独立专家完成审核程序之后,该诉讼将得以终止。此前,华为已对其某些路由器和交换机产品作出了修改。
      十二月:台积电状告中芯
      江湖上有言道:“年根岁尾是非多。”就在中芯国际努力地想成为内地的“台积电”时,真正的台积电终于用一纸诉状把这个竞争对手带上了法庭。
      其实台积电和中芯的恩怨早不是一天两天的故事了。早在2002年1月,台积电就以“怀疑公司离职经理向中芯泄秘”而报案,三年来双方的摩擦和冲突也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但业内普遍认为,台积电状告中芯国际早在意料之中,不过选择在这个时候提起诉讼绝对不只是诉讼本身这样简单。一来是想进一步使北美的客户群不再被中芯国际的低价策略所诱惑,二来则是想通过官司给中芯的香港和NASDAQ上市IPO计划添点堵,尽可能阻止中芯进入国际资本市场。毕竟台积电在全球市场上不得不应付来自中芯的追赶,而在内地市场上,却要想办法尽量多拖中芯的后腿。
      另有分析说,台积电与中芯国际的公堂对簿,其背后的深刻根源还是两家公司掌门人张忠谋与张汝京之间一直以来纠缠不清的所谓“恩怨”关系,这一次的公堂对簿不过是多重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商报记者 彭梧)
    This Written at 三月 21, 2004 by loverty.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 Home